DSC02333

狹窄、顛簸、沉悶,

各種艱險相互交織的路途,

考驗著我們想接觸神秘部落的決心,

「不禁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

對志在司馬庫斯的三位狼子來說,

黃蘗禪師此言顯得格外貼切,

或許是那顆想要征服一切阻礙的好勝心,

網路相片裡那斗大的「上帝的部落」字樣,

化為真實且深刻地呈現在眼前。

一同來感受熱心溫暖的泰雅情,

以下,開始。


 

DSCF6274

今年春節九天連假期間,我與兩位同為狼子的友人安排了一趟為期三天兩夜,目的地是司馬庫斯的野狼冬行之旅,首日從台中出發,沿途停留苗栗銅鑼客家文化園區、明德水庫,當天晚上抵達內灣,次日準備一大早向尖石鄉挺進,一睹那曾被稱為「黑色部落」的司馬庫斯風采。只是不幸的是,對「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有深切體悟的我們,在此次旅程中又再次遭遇不可期的變化。

DSC02178

上面這張相片就是先前發表的「宇老:最「頂尖」的派出所」遊記中,拍攝記錄下來我們所遇到的腦囧變化,由於天後不佳的內灣早晨已剝去部分時間,抵達宇老後又因入山管制的緣故,致使原訂中午左右到達斯馬庫斯的行程全然調亂,本來咱們三位狼子討論是否放棄回轉苗栗頭份(第二日預計投宿的城市),最終還是秉持「既來之則往之」的心態,向司馬庫斯方向駛進,並決定捨頭份,於神祕的深山部落中借宿一晚。

DSCF6275

DSC02414

沿著秀鑾道路接走泰崗道路,經幾個拐彎後會抵達新光部落和司馬庫斯的道路交叉口,雖然騎了大半天的路好不容易到達這裡,卻僅僅只是個拆分上下關聯句的逗點,離句號還有一大段的差距,前往司馬庫斯部落得往左行,新光道路則可以前往同樣名氣頗盛的鎮西堡,稍稍停車拍照休息後,我們起程迎接那令人聞風喪膽的「16K」石路窄徑。

DSCF6225

除了道路十分狹窄之外,凹凸不平的石路、高低落差的髮夾彎、看似平直斜度卻斜得令轉速急降,每過一關另一難關便馬上接踵而至,我的愛狼甚至幾度無法承受陡坡的急遽變化而熄火,幸好當時背後沒有其他車輛,否則不但可能搞得自己騎虎難下,還有可能會波及到後方安全。

DSCF6235

不知道已經騎了多久,也無暇去盤算還要多久時間才能抵達,自大學開始征戰南北西東各景點以來,也行過各式各樣的大小道路,司馬庫斯產業道路雖不是遭遇最艱險,卻也排得上難熬榜上的前幾名,瞥著1K、2K、3K...16K的路牌,每穿越增加一個單位的里程牌,如大石頭般沉重疊在心頭上的壓力便減少一分,只是在車身和里程牌交錯的當下,總不自禁納悶為什麼不是用遞減,而是採遞增的方式呢?若不是一開始就知道16K,感覺里程數一直增加反而會讓訪客的士氣更加萎靡吧?有種無窮無盡的感覺...

DSCF6233

比起看到名為終點實為卸下重擔的16K牌子,簡單明瞭的「歡迎光臨上帝的部落司馬庫斯」棧門更令我們三人欣喜,得通過猶如蜀道般難行的考驗,才能到達彷彿世外桃源般的美麗之境,怪不得會稱為「上帝的部落」。

DSC02337

回頭看看那被包覆在叢叢綠叢與花樹的來徑,忽然憶起出發前,下榻的內灣民宿女主人說今天上司馬庫斯會很冷,就連太陽也都是一副想跟台灣人一同休假過新年,不太願意從半灰濛的天空帷幕裡探頭的懶洋洋模樣,叮嚀我們多加幾件衣物來保暖(話雖這麼說,我們也無從加起...),不過從進入尖石鄉開始,騎上16K產業道路一直到司馬庫斯,溫度其實也沒那麼寒冷,反倒是盛開的樹花讓我們有種冬去春來的感受。

DSC02343

DSC02352

不過即使看到「上帝的部落」的入口,進入部落仍需爬一段山路,方能一睹這最深山的原民部落美麗、純樸的樣貌,即使發生過震驚社會的死亡事故,即使入山管制車輛通行,司馬庫斯依然全處充滿觀光客的身影和聲囂,臨時決定在這裡住宿的我們,向部落停車場處的管理大哥詢問是否還有空房,他說遊客中心那邊已經全數客滿,但卻另外告訴了我們一個名叫「瑪哪木屋」的民宿,告訴我們可以在那邊訂到房間。

DSC02348

根據大哥描述,瑪哪木屋的位置是再更進去一些的地方,所以我們決定將摩托車放在部落停車場,用步行的方式前往木屋,順道遊覽部落景致。

部落居民全為泰雅族的司馬庫斯部落,一直到1979年才有電力通電,因此曾被外界稱為「黑色部落」,不過這樣的稱呼隨著道路開通、神木林被發掘,在地居民努力朝觀光取向經營下,如今已有截然不同的詮釋,象徵光明的「上帝」美稱取代了沉重的「黑色」,如今司馬庫斯擁有另一個夢幻的名字──「上帝的部落」。

DSC02360

DSC02359

DSCF6256

DSCF6254

DSC02379

DSC02388

坦白說對停車場大哥的熱情,剛開始我們是抱著半懷疑、半不信任的負面態度,因為在我們詢問之後過後沒幾秒,有對遊客也向停車場大哥提問了相同問題,但大哥的回答卻是要他們去遊客中心問問是否還有空房,對比大哥熱心提點民宿給我們有明顯的落差,可是沿路尋找其他民宿未果,不得已最後只好到大哥說的「瑪哪木屋」探探門子,沒想到瑪哪木屋老闆娘那直爽、豪邁的熱情將我們的不安一掃而空。

DSC02389

獨自趴在木屋門口咬木頭,超卡哇伊的小黑狗--耀哥,如此陽剛的名字是瑪哪木屋的老闆娘取的,老闆娘說耀哥很喜歡跟觀光客膩在一起,還說牠曾經跟隨觀光客一同遊覽神木林。一開始從耀哥身旁經過的時候看牠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一察覺我們試圖與牠親近時,耀哥那短翹的尾巴便開始猛敲草面,發出啪噠啪噠的聲響。因為太可愛了,所以卸下行李後準備逛逛部落之前,忍不住蹲下身逗逗耀哥。

DSC02391

DSC02395

DSC02398

DSC02399

雖然耀哥魅力難擋,但終究主角是這座隱身在層層山巒深處的泰雅族部落,我們逗了牠一陣後便到部落裡走走,即使時節仍處冬季,從秀巒開始,一直到司馬庫斯沿途都綻放著株株樹花,「冬臨草木枯」的景象在這裡完全看不見,一把又一把的鮮豔色彩將整個木褐色部落點綴得五彩繽紛。

部落內似乎都會有固定時間的導覽解說團,我們甫抵達部落口處時,就清楚聽見有族人拿著大聲公,呼喊想要加入解說團的遊客加快腳步,投入解說團一同深入了解司馬庫斯的點滴故事,但礙於我們抵達的時間已經不早,無緣參與本日最後一場導覽活動。

DSC02385

DSC02372

DSC02400

DSC02387

DSC02340

DSC02339

DSC02371

很殘念的是,基於各種變化,臨時決定投宿,下午三點抵達並臨時找到民宿的我們,最終在四點多又臨時決定當天往返,沒能欣賞巨木林、神祕谷、瀑布等大自然瑰麗景秀,所以也沒能體會從充滿朝露與芬多精的早晨,拉著耀哥陪我們一起走巨木林的悠閒時光,很慶幸的是原本以為已經付出去的住宿金可能拿不回來,沒想到瑪哪木屋的老闆娘不但很阿沙力地退還全額住宿費,還遞給我們一人一張名片,告訴我們如果下次來有打算住宿,可以與她們聯絡,種種舉動再再讓我們感受到泰雅族民的豪爽溫情。

DSC02402

嚴格說起來,我們三人雖成功抵達司馬庫斯,卻沒有真正品賞到司馬庫斯的美好,縱使遊了部落大半圈,已充分明白這裡活像是個與世隔絕的桃花源,短短一兩個小時間亦充分感受到泰雅族人的熱情和直爽,然而心裡感覺似乎缺了些什麼,後來仔細反省思考,也許打從一開始我們就不是真心想要來這麼部落遊玩,而是抱著挑戰自己極限的心態所以才想來這裡,所以當站在「上帝的部落」木匾底下,覺得如釋重負的同時,也多了幾分悵然,才會停留沒多久便又決定著裝離開部落。

未來會不會再專程拜訪司馬庫斯?老實說這個問題我也不能肯定,畢竟年紀也有半個大叔的等級了,可沒辦法像大學時代那樣天天跟髮夾彎、斷崖路搏鬥,不過離開時自己有在心中立下一個願,假使有朝一日決定再次前來司馬庫斯,一定要深入部落內外大小景緻,巨木林、神祕谷、瀑布...完整記錄上帝部落的一切美好,噢,當然還有耀哥。

以上。

司馬庫斯的位置圖在這:

檢視較大的地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遊寶島。寶島「壯」遊

壯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