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僻之蓬萊村落,

除了民宿忒多,

花草野木也甚是不少,

曲折蜿蜒的山路,

列為保護區的蓬萊溪流,

遠方高聳連綿的山巒,

還有--

濛濛大霧,

南庄行翌日的開場白。

以下,開始。

 


 

 

      前面閒聊

      半夜的小柔比白天還吵,睡在隔壁床的木寸月月桑可能太久沒和他睡過了,整個通宵不知道起床來來回回了多少次,幫小柔翻身又看他問題出在哪的,好像瑪利亞在照顧植物人一樣。至於我嘛...畢竟和這傢伙也睡要四年了,雖然有時候還是很不習慣,但至少可以趁他停止的空檔趕快睡著(好悲哀)。

      總之,我們在半睡半醒的情況下迎來在南庄的第一個早晨。

 

不下於昨晚的霧氣,差別只在黑與白。

      懍懍寒氣透過木屋的縫隙滲透進來,從溫暖被窩爬出的我不由得迅速穿上厚重外套,趁小柔與木寸月月桑還在梳洗的空檔,走出屋外呼吸純淨的新鮮空氣,甫一開門步出門外,濃烈的霧氣夾帶細雨噴面而來,別說是綠野仙蹤最引以為傲的觀雲海了,就連對面的山峰想遠瞻也瞻不得。

 

名副其實的霧裡看花。

      昨晚經歷極度危險的大霧山路行之後,我就有些擔憂萬一隔天又是大霧濃濃的情況該怎麼辦?所謂怎麼辦,是指山路難行、景點難覓,果不其然,心裡憂愁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只不過眾苦中還是可以苦中作樂,在一片白茫茫下,櫻花盛開的模樣更顯得超脫凡俗。

 

民宿早點,奶茶配奶油土司。

民宿早點,奶茶配巧克力土司。

      另外一組人馬(情侶檔,也是從彰化出發)在昨天晚上十一點的時候抵達,雖然非親非故,不過還是為他們能安全到來慶幸一下。現在的民宿大多有提供免費早餐服務,我們於和老主人約定的時間來到大廳,老主人遞上菜單讓我們欽點,其實菜單上的選擇很少,就只有「土司」和「飲品」這兩類,土司有幾種口味可以選擇,飲料部分則是奶茶、咖啡等等,木寸月月桑點了杯咖啡,說是因為昨晚睡得太不好,需要靠咖啡來提神,看樣子今天最神采奕奕的絕對非小柔莫屬。

 

 

另類的櫻花大道。

      在上車離開前,我們先在民宿內走晃一陣,下方有一條通行小路,路旁兩側皆綻放幾束殷紅之櫻樹,人們常說三月櫻花開,明明是二月,感覺遍地櫻花落瓣彷彿在提示離其大鳴大放的日子已不遠矣。話說回來,滿地櫻花舖成的道路,其實也蠻美麗的。

 

 

雖稱不上是「綠野」,卻確實是「仙蹤」之地。

      霧氣的飄渺,使得整個景致更加虛浮幻妙,幾株綠樹中特立一棵櫻花樹,仙境之名不脛而走,也難得讓小柔主動要求要在樹下拍一張相片。不過仔細看看櫻花,確實是有不少花瓣已經呈現委靡準備飛落的姿態,甚至結滿蜘蛛飛走穿梭架起的白線絲網,在南庄山區這一帶,蜘蛛數量似乎頗為龐大。

 

綠野仙蹤「招牌」大石。

      走繞一圈後發現綠野仙蹤有兩條通徑,其中一條是我們昨天費盡千辛萬苦曲折蜿蜒的山路,另外一條就是有立著相片中這塊大石的地方,直線向下的下坡,感覺似乎比昨夜來時路來得還要輕鬆...

 

貓兒愜意徜徉。

      昨天跟老主人核對身分並CHECK IN時,一旁沙發椅上有兩隻黑白相間的貓慵懶躺在椅子上休息,除了這兩隻還有一黑一白的貓俯在他處,感覺老主人平常除了聽廣播、看報紙,唯一陪伴他老人家度過寂寥時光的就是這些貓兒了。這幾隻貓咪沒有鏈上項圈或繩索,在仙境裡頭四處遊走,宛如整座仙境都是他們的家園一般。

 

原本單調的灰色路途,有花木相伴顯得無比繽紛。

      怎麼來怎麼去,只差來時上坡去時下坡,但茫霧並沒有改變,其實民宿的老主人說平常是不會起這麼大霧的,是因為最近有波鋒面來到,以致於山區濕氣濃厚所以產生了霧,原本計畫要到護魚步道走走,看來也只能任由這片又濕又冷的白氣陪同了。

 

 

蓬萊溪無菸護魚步道,這可真是苦了某位...

      除了桂花巷,同樣是來到南庄鄉不可漏掉的就是這條護魚步道,在這裡,可以看到政府致力於生態保護的輝煌成果,也可以看到秋季大抹楓紅於溪畔四周,只不過我們到訪的季節是冬末,不僅沒有紅楓麗景,也沒有冬筍或春筍,此外,這裡禁止漁撈,也禁止抽煙,政府本來是封溪保育當地特有的魚種,後來護魚有成,便開闢了步道讓民眾遠處觀賞,令人好奇的是這條休閒步道還可以通道蓬萊社區的聚落。

 

穿梭竹林,曲折延伸。

      根據步道口的旅遊導覽,要把整條步道走完需要耗費七十分鐘左右,沒有太多時間逗留的我們很快就拍板定案--看到素有「水裡的螢火蟲」美稱的鯝魚便停止腳步。

 

封溪的蓬萊溪流與步道平行。

      當局封溪也算是封得徹底,即便搭建賞魚步道,卻沒有階梯或通道讓遊客與溪流親近,一方面是怕遊客一時疏忽造成無可挽回的悲劇,一方面是提防有心人趁機藉由通道到岸邊糟蹋長久以來封溪護魚的努力。

 

三大禁忌:禁止戲水、禁止捕魚、禁止垂釣。 

來了來了,成群結隊的「水中螢火蟲」們。

      行至中途,我們很快就在一處石頭暗礁中發現一大群的鯝魚聚集在岸邊,仔細看相片中的水窪中央,那一條一條狹長狀的生物便是鯝魚。鯝魚正確名稱稱作「台灣鏟頷魚」,俗稱除了「鯝魚」之外,也被叫做「苦花」和「齊頭」,學名被稱作「鏟頷」乃是因為其下顎呈鏟狀而稱,被俗稱「苦花」則是因為其腸味道略帶甘苦而得名。為什麼會被稱作「水中螢火蟲」呢?因為這種魚的嘴巴比較低,在啃食石頭青苔時會翻轉身體,露出其銀白色的腹部,因此得稱。

      我的st60畢竟是便宜貨,無法捕捉到牠們在水中翻轉發光的絢麗樣貌,但我們確實清楚看見一隻又一隻的鯝魚輪流翻身,透出銀色白光閃耀的奇特景象。

 

山上山下兩樣情。

      到了較低勢的地方,霧氣漸散,遠方由霧氣構成的雲霧環繞山頭的景致便清晰可見。

 

 

南「江」老街。

      昨天自南庄老街啟程已經是晚上的事情,再加上從昨天開始緊隨的濃霧干擾,有些東西到了今天較為明亮的視線才看到,像是這條南江老街。

      不知道該怎麼說,現在是只要有點歷史,還是說只要外型塑造地古色古香,就可以通稱為「老街」呢?看見南江老街,就讓我想起昔日遠遊於宜蘭「頭城老街」那種感覺,或許這條老街在地確實悠久,然而我卻感受不出「老」的感覺,只能和西螺「延平老街」相同,就像喜愛打扮自己的時尚老者吧。另外,關於「南江老街」的資訊實在是少之又少,這條短短不到幾百公尺的小街也不見任何商家,可謂是純粹的村落住宅。若平常看見有人行經此地,大多只有兩種,一種是當地居民出來活動,另外一種則是要前往或走出「康濟吊橋」的遊客。

 

不僅高聳,而且綿遠,這裡是康濟吊橋。

      康濟吊橋坐落日期並不長,甚至要說是「幼兒」期也不為過,因為這座長度頗長的吊橋2010年1月14日才正式啟用,主要連接南庄老街和南江老街一帶,所以未來觀光重心極有可能從南庄老街擴展到南江老街一帶,還有一條我們沒經過的「十三間老街」,真的是到哪都是老街。

 

 

狹窄的吊橋一次限走五十人。

      康濟吊橋橫跨中港溪,在康濟吊橋落成之前,因林業、礦業迅速竄起的南江村聚落主要是以「康濟橋」為名的水泥橋向外通連,爾後市區中心逐漸轉移到中港溪對面的南庄老街,致使南江村日益沒落,頗有往昔九份、艋舺之雷同際遇,不過隨著康濟吊橋完工,南江老街以觀光為重心,東山再起的機會可說是相當濃厚,以後應該會常常看到遊客的行程計畫是「南庄老街、康濟吊橋、南江老街、護魚步道」的順序安排吧。

 

 

不知全長是否有全國最長之吊橋--草屯「雙十吊橋」長呢?

      如果看倌是吊橋迷,來南庄不妨來走走這新落成的人行景觀吊橋,聽說半夜還有燈光映照,可以在橋上聆聽渠渠流水之聲,此外,康濟吊橋全長143公尺,其長度在全台吊橋中算是名列前茅,只不過距離最長之草屯雙十吊橋的360公尺還是有段不小的差距。

 

被可愛動物絆住腳步的我們。

      走過康濟吊橋,我們一行人被玩耍在吊橋旁邊的狗兒們給吸引過去,原本只有黑色的母狗和兩隻小小狗,不知道從哪殺來的啦不啦多,硬是闖進人家的天倫之樂當中,還猛對母狗喘粗氣...話說這隻啦不啦多看起來實在有夠像吸毒犯的。

 

兩隻大狗在相互磨蹭、勾咬,兩隻稚犬竟也有樣學樣...

峰迴路轉,下一站:向天湖。

      從南庄老街往南行會經過南庄大橋,過南庄大橋後有兩條道路可以選擇,一條是通往護魚步道、仙山的124縣道甲線,另外一條則是通向更高處的向天湖、鹿場等地的苗21號。我們昨晚因為住宿的關係所以選擇124走,回頭探訪完護魚步道、老街、吊橋,來到南庄大橋交界,看時間尚早,我們沒有抉擇直接回老街用餐,而是往山頭上行,目標是鹿場,不過沿途會先經過賽夏族的聖地--向天湖。

 

迴走山峰,本以為脫離的纏身素布又再次裹捲回來。

      向天湖的路有些崎嶇,令人頭疼的是返走山區,深刻的烈霧再次伸出不見五指的迷濛大掌,將我們視線給遮蓋住,原本好不容易拉到四、五十以上的車速又逐漸下修,幾次如髮夾彎的回轉差點讓我的車不夠轉速而熄火,倒是沿途有一個開著小貨車的大叔從對道駛過,不忘提醒我們對向後方有遊覽車,要我們多加小心,一開始聽不太清楚他的提醒,直到看到遊覽車的圓大車頭燈才猛然想起他的好意,雖然不認識他,也不知道他是原住民還是客家人,總之在這純樸的鄉間,人情味仍瀟灑飄逸著。

      雖然指標只寫「三公里」,但我們不知道究竟騎了多遠多久,只知道抵達向天湖停車場時,全身已溼漉漉到一個不堪的地步。

 

賽夏族的「巴斯達隘」文化協會辦公處。

這裡是賽夏族「矮靈祭」的祭場。 

矮靈祭的祭屋。

      在前些段落有提到向天湖是賽夏族的聖地,取名向天湖是因為以前人見此湖迎向天空,故以「向天湖」,也是「仰天湖」來稱呼,賽夏族口中則稱為「拉若莫萬」,在來時的路標有標示著向天湖十大不可錯過的景點,分別是:

      1.矮靈祭之夜(巴斯達隘)

      2.賽夏部落尋奇

      3.賽夏文物館

      4.征服敢道貌山

      5.雲海

      6.星光夜景

      7.湖光山色

      8.櫻花戀

      9.楓葉戀

      10.杉林呢喃

      其中,第一項的矮靈祭已經錯過,下次得等到2012年;第二項我們也不知道要尋什麼奇,而且也沒看到部落(部落再更上去的地方);因為我們時間並不充裕,而且此刻正下著雨,所以第四項也無情可成;第六項由於我們是白天造訪,所以也無法達成,至於第九項,時節不對,而且跟櫻花無法兩者同時享受。所以基本上一、二、四、六、九已經無緣,再看看雲海(五)、湖光山色(七)、櫻花戀(八)和杉林呢喃(十)...

霧氣,成了這兩日最搶眼的阻礙者。

      看這厚到有些過分的濃霧,什麼雲海啊、湖光山色啊、杉林啊,在這片無情的裊裊白菸籠罩之下,就算興致再高,想看也看不得。所以我們只剩下「賽夏文物館」可以選擇,值得欣慰的是文物館並沒有收費,至少我們可以進去裡頭先避避雨,深加認識賽夏族的歷史。

 

濕氣沈重的晝日,典藏賽夏族過往點滴的文物館直挺挺挨著寒冽。 

文物館門口擺著些粗漏的販賣物,大多是食材。

      因為文物館裡頭有規定不能拍照攝影,我們一進到裡頭,坐在櫃檯的小姐只冷冷瞧了我們一眼,毫無打算起身介紹之意,瞧她一副隨便我們走動的模樣,原本是想要無視規矩看到什麼就拍下什麼做些記錄,但想想規矩已定,還是遵守為妙。 

      來談談他們的矮靈祭,賽夏族矮靈祭是採十年大祭、兩年小祭為原則舉辦,去年11月19日到22日(固定是四天三夜,可分為「迎靈」、「娛靈」、「送靈」三個步驟)已經舉辦完「巴斯打隘」活動,所以依據他們的規定,今年應該是看不到矮靈祭了。而他們矮靈祭的舉辦時間也不是固定那幾日,而是要看當年的收穫狀況來決定,大約都定期在九月到十一月之間。

      賽夏族的矮靈祭,起自於古時矮人族與賽夏族之間的糾葛而來,因為這邊不是歷史專區,而且矮靈祭也並非三言兩語就可道盡,有興趣的看倌朋友可自行上網查詢。

 

頂著雨霧,我們走向環繞向天湖的無底木道。

      眼見雨絲沒有停歇的景象,想想南庄鄉也沒什麼重大污染的工業區,索性暴露在漫天霪雨之中遨遊,來到向天湖卻不走走向天湖,那就跟來到日月潭去不環環日月潭是一樣的道理,尤其是她又與日月潭有些許不同,畢竟向天湖具有對賽夏族而言,是別富重要意義的神聖之湖。

 

 

茫茫湖海,宛如陷入未來迷惘的大學生...

      想賞湖,也要有一個完整的湖波景色欣賞才動人,但這陣大霧不僅蒙去人們的視野,也套住了整個湖心的面貌,使我們只能看著當地地圖導覽上勾勒出的湖形發楞...

 

向天湖上可說是當地地標的咖啡民宿。

 

怎麼望眼也穿不了的朦朧色塊。 

令人驚愕的一幕。

      延著湖邊步道走,幾乎步道底邊的土岸都可以看到許多魚隻的屍體浮靠在岸邊,也不見有人來清理,而且數量之龐大感覺並不像是一時半刻就可以導致,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這麼大量的魚口死亡?如果說是天冷而凍死,是有這個可能,但我保持觀望的意見;缺乏食物而餓死?也是有這一可能性,但我認為機率是微乎其微;水質污染或許是最大的可能,但是,這麼廣大的一座湖,附近周遭也沒有任何可以造成嚴重污染的工廠...(寫到這裡,我想起了建立在步道中央的咖啡民宿...)

      總之,確切原因我不曉得,只知道湖岸附近被丟棄著不少垃圾...好好一座湖泊,卻被人為攪得一塌糊塗,雖說在台灣四處已經可說是見怪不怪的事情,就連海拔735公尺的偏遠地區也能染上不光彩的汙穢,只能說國民本體素質仍有待提昇。

 

南庄名產之一--桂花釀。

      因為天候的關係,我們也無意繼續上行到鹿場,畢竟三公里的路途因為起霧的影響耗費我們很多時間,那麼八公里的鹿場車程更是不用說了,山路也應該是更加崎嶇難行,而這陣恐怕要許久甚至幾日才會褪色的霧畫,讓以賞花為優的鹿場剎那冷色一大半,僅能單單上去看看人家泰雅族部落的生活...所以我們最後選擇放棄當初預定地之一的鹿場(據說上面有滿山的櫻花,實在令人惋惜)。

      回到南庄老街,在老街附近用過午餐,各自買了些名產像是桂花梅,和桂花釀等等,便踏上返家的歸途。

 

豐原廟東夜市一攝。

      因為特地繞去好望角的緣故,我們前往南庄的路線是從海線轉入,而回程若是循著原路回歸未免太捨近求遠,雖然錯過就近的台三線,但在木寸月月桑賢明適時的帶領之下,我們及時折轉台十三線,從三義一帶往南歸去,行經三義時三義也是一片大霧,似乎天氣一有震盪,山區很容易就會起大霧,在我的家鄉龍井、大肚也是如此。順著台十三線來到豐原稍作短留,填飽肚子繼續趕路返回彰化,結束這兩天一夜的南庄行程。

      南庄是個一年四季都很適合旅遊的地方,春天百花齊放,夏日避暑消涼,秋時千萬楓紅,冬季慶典不斷,尤其在康濟吊橋的開通之後,相信未來南庄的發展規模會更加龐大,所以無論是已經去過,或是還沒去過的看倌朋友們,未來若是有閒有經費,不妨再規劃一次行程,來南庄鄉踏青遊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遊寶島。寶島「壯」遊

壯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