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籠埔斷層帶--

北起苗栗卓蘭,南迄南投竹山,

東起豐原,西探台中盆地,

在台灣為數甚多的斷層帶家族中本應默默無名,

卻於八八年九月二十一日,

重傷台灣...


 

      (接續上篇)

      木寸月月桑說夜晚的大坑很恐怖,沒有任何燈光輝映,基本上黑幕拉起的向晚難以再見旅人的身姿,在山中迷路向來是極度麻煩的事情,所以我倆便在天色尚未徹底黑化之前快步下山。回到平地正要牽車的時候,聽見停車場內端有對夫婦正透過手機和警察產生激烈的唇槍舌戰,爭吵的原因不太清楚,但我還是轉頭告訴木寸月月桑未來可不要當惹民怨的警察。

      準備要上車離開時,瞧見馬路對面有座「大坑地震公園」,想想既然都已經下山,再花點時間走走公園應該無傷大雅,且可順道了解記憶仍存,卻不太清楚箇中緣由的九二一地震成因。

 

九二一無情力量,其暴力成就後人無限警惕。

      這地震公園原本是軍功國小的校區,因狂震地襲傷得滿目瘡痍,校方經評估不得不棄校另覓良點重建,原要拆除的舊校地討論後輾轉更建為充作教育與紀念用途的地震公園。

 

九二一強震之元兇--車籠埔斷層帶。

      當時看見這個立牌時,我隨口問了一句「這個地震公園只是紀念這個腳下的斷層帶嗎?」,木寸月月桑不確定地回答「可能是吧」,當時在還未看到一旁的軍功國小舊址前,對於單純放置幾只斷層牌就造個公園有些鄙夷,回頭查過資料後才驚覺自己是大錯特錯,這個看似不上眼的車籠埔斷層帶,是八八年九月二十一日,造成台灣多人死亡,永世難忘一張災難歷史扉頁的兇手。因為這個斷層帶的錯動,造成直達南端斷層帶的南投集集產生據震。

斷層帶上,還有其他教育設施。

      趁木寸月月桑仍執著他的F300之際,我獨自往公園中央圓環走去,發現上面這個地點指示牌,停車場應該毋須我介紹,震波草坪是以兩種不同的草交錯種植,用以模擬地震波傳遞的情況。而斷層展示平台顧名思義,為保持因地震被撕裂的平坦地,而建造起的玻璃保存屋(台)。震損教室就是昔日位於斷層帶上,被強震擊傷不堪使用的軍功國小校地。

 

 

天色明亮昏沉反覆,往事點滴卻來之不去。 

展示平台,下方便是斷層錯動隆起破裂的平坦綠地。

遠拍震損教室。

玻璃平台一攝。

 

扔在一般垃圾旁的紙箱王環保飲料杯,相當諷刺。

      看到紙箱王最引以為傲的隨身特色方杯,被隨意丟在垃圾桶旁,有些為這個很具特色的飲料杯感到悲哀,不過每個在紙箱王消費攜走的這款隨身杯,有多少可以倖免如上命運,至今仍安好置於家中一隅?

 

一朝摧折十年風霜,即便大體猶在,靈魂早已不存。

昔日喧囂,如今只剩人心暗自嘩然。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凌晨一點四十七分,七點二的劇烈地震發生。位於地震斷層上方的軍功國小不堪強震直擊,瞬間破損不堪,日後安全鑑定小組評估此校已無法使用,軍功國小的學童轉往其他學校(賴厝國小)借用教室復學上課,如今軍功國小已遷至鄰近太平鄉(現在應該稱作太平區?)軍福路上,舊校址則作為如今教育兼紀念之用途(欸...是要教育什麼?)。

      除了軍功國小外,另外一所同樣災情慘重的東山國中校址經過評估,也確定必須借用其他國中(三光國中)教室並拆掉遷建,如今校址在北屯區景賢六路上,聽說近年新辦高中,第一屆的錄取分數就和我的國中母校西苑不分軒輊了...

      雖然學校毀壞,萬幸的是兩所學校並沒有傷亡傳出,而且如今也都各自重建學校,並沒有因為地震的侵犯而隨著教室崩塌而崩塌,算是萬難中值得慶幸的事情。

 

 

禁止攀爬。

      雖說是列為紀念兼教學(教學在哪?)用途的軍功國小教室,但基本上它還是一處危樓,所以政府在教室外圍建起圍牆與外界阻隔,以充分達到「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之真諦,可是不是我在說,也不是木寸月月桑桑在說,它堆起的圍牆似乎低到讓人質疑這是擋人用的還是擋狗用的...雙腳一踩一蹬就可以輕鬆跨越過去,就算禮義廉恥下方豎立「危險!禁止攀爬!」的鐵牌,依然底擋不住有心人的深入冒險吧?

 

教室右景。

      這圍牆的高度相信一般跳高選手都能輕鬆跳過去,就算是要防小孩,這樣的高度比我國小的圍杆還要矮上幾截。

 

地震左右瘋狂晃動之下,教室架構宛如積木被推翻。

 

破裂,大自然之恐怖之處。

      上面兩張相片足以探出發生在這斷層帶上的地震是多麼強大,已經經由塑模固定的牆柱承受不住地層錯動的力量,應聲開花裂成兩半,左方教室整個向一旁傾斜,成為大自然非人為的比薩斜塔。

 

昔日孩童奔跑揮汗的球場,也無法奈何地殼猛烈的急遽搖擺。

      這是地震展示區,公園內還有其他相同的地震展示區,保留部分忠實呈現當年地震拍拍屁股平息後的傷痕,整座籃球場產生令人不感逼目的深邃長痕。

 

年久失修,亦不復修之地。

      WARNING!好孩子千萬別學唷!

      上述提到,配合禁止攀爬警告標誌的圍牆,低到讓人有股想跑百米跨欄的慾望,跟木寸月月桑討論半下,決定做個好奇心旺盛的壞孩子,攀越欄杆遁入這隨時都有可能發生變故的危險禁地。

      除支撐樓層的水泥柱被震歪之外,走廊所有教室的牆壁也幾乎都被弄得像是拆除大隊用工程車大力摧殘教室的模樣,教室內部一片空曠,能用的桌具我想校方多半帶去新校地使用,不能用的則棄置原地,當作教學(教學什麼?)用的裝飾,欠缺保養的教室走廊也堆著不少外頭落下的大王椰子枯葉,本應是單純的壞地遺跡,在日落西山的光線陰芒下反而成了散發靈異詭怪的破舊教室。

 

裂痕底下。

 

一切不存。

      看了幾間教室都差不多同個慘樣,我問木寸月月桑軍功國小(舊)的慘樣,和彰化聞名的培元中學比起來哪個比較慘,他老人家想都沒想,說培元比較慘。想想也是,培元中學可是荒到雜草比人高,他和菜刀深入探險還遇到蛇等異事。不過如此空蕩的教室,雖不知改作為教育(教什麼育?)和紀念用途之後是否有做建築強化,但多年來至少也經過大大小小地震,如今仍然飄搖橫立著,搞不好夜深人靜時,闃暗謐靜的空間反而成為遊民的安居之所也說不定。

 

想像一下,失去門的框架是否像教室悲號怒吼的嘴巴?

 

一樓慘樣,二樓不知如何?

      「研究」完一樓,我們朝二樓邁進(重申:沒有正當理由好孩子千萬別進來啊!),樓梯儘是玻璃殘渣,步步踩下發出「啪啪」、「喳喳」的細碎聲響,只是毫無燈光輝映,我們也不曉得這些殘渣是窗戶玻璃的碎片,還是工人或遊民群聚喝酒的玻璃酒瓶。

 

與一樓大同小異,少了點椰子樹葉的點綴...

      登上二樓,發現其瘡痍的模樣不下一樓,一樓有樹葉蠻荒,二樓長廊幾乎被塵沙覆蓋,教室內部大抵已遭掏空,名副其實淪為「空城」。

 

教室頂部亦被拆除,換成較薄的鐵皮屋頂。

 

十多年前,孩子們也曾用這個視角俯瞰底下景色...

 

夕陽餘暉,是否連同久遠的痛楚一同攜落地平線下?

      當太陽開始往地平線前進時,其速度之快令人感覺其實這橙紅的火球亦受到地心重力的牽引?我倆各自在二樓嘗試拍幾張相片,能見度就迅速消褪下來,逼使我們不得不趕緊下樓離開這不毛之地。回到停車場,誠如木寸月月桑不久前所說,已看不見幾輛汽機車停放在停車場,多數步行的遊客也都是往平地的方向前進,著裝發動阿嗚,我們在日落時分離開大坑風景區。

      回程原意打算到附近的紙箱王看看,一提到紙箱王,又不得不說去年自己打算趁紙箱王「免費參觀」的最後一天前往參觀,卻因為一時懶惰打消念頭,如今賭著外圍或許沒有收費的心態騎到紙箱王園區,結果包含餐廳本部,連外邊庭園也都列入收費範圍管轄,沒有白日一望無垠的視野,我們也很難躲在遠處偷拍內中造紙創意,幾番思忖真是悔不當初...

      初次的大坑風景區旅遊於今宵暫告一段落,僅僅走整個風景區五分之一不到的範圍,仍有即大的區塊等著我去摸索,就留待以後閒時再深入旅遊罷。--by 壯

      若想回憶或更加了解九二一當年的情況(中部新聞),請連結右方網址:聯合新聞網-921集集大震

      謝謝收看。

壯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