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壺,聚福。

在鹿谷往溪頭的縣道上,

有一條沒身樹叢,十分不起眼的山階...

登上臺階,過往古味裹著淡淡塵香,

--篁城莊遺世獨立著。

 


 

 

巨壺林立、世界之最--巨壺村。

      在通向鹿谷的151縣道途中,無意瞥見對向車道有一塊雪白斑駁的招牌,立在一處有點像是休閒步道的水泥階梯路口處,招牌上斗大寫著「巨壺村」這三個字樣,而旁邊雖然有些褪色,卻仍依稀可辨識出「世界之最」的附註小字,不停發出「停車、上山」的訊息至我腦內,但所謂路邊野花不要踩,在「松林町」強大的媚惑下,我毅然轉頭將視線繼續投注在眼前柏油路上--反正回頭再停車深入就好。

      逛完松林町和明山森林會館,發覺時間仍相當充裕,於是回到彰化之前猶可以造訪內湖國小以及巨壺村,只可惜內湖國小不克對外開放,也幸好內湖國小當日不向外人敞開大門,我才得以保留相機內僅存的兩格電力,全力記錄這一個沒有太多人跡的村莊。

 

百塑壺園。

      光是徒有招牌和閃亮的幾個字難以說服人心,在招牌的彼端,一座朱紅的巨型赤壺如門神般矗立在側,壺身又如其體色燃著熱情火焰,歡迎訪客到來。

 

拔掉鐵欄杆,或許會更加古色古香。

      登上巨壺村的階梯並不長,撥開頭頂的樹葉,抬頭仰望即可看見一座護城閣樓在階梯延伸的最頂端,胡亂數著腳下的伐子,不出一分鐘,一列石牆平行於身旁。

 

善明門面。

      雖說山間的溫度不足二十,但身穿厚毛外套的我,頂著豔日,又沒有溪頭杉林的貼心遮蔭,短短數步攀爬就汗如雨下,抵達頂端後,一列傳統圍牆阻隔視線,旅人只得穿過這善明之下,方能一窺這蒙上神祕面紗的寂靜之地。

 

巨壺村,實際上是名為篁城莊的莊園。

      從善明牌樓胯下穿過,走一小段荒廢許久的小徑,左右各一柱用肉眼就可看出年代幾分古老的「篁城莊」碑,兩碑中央闢開毫無阻絕的草徑,直通巨壺村的大本營,一座座比人還要大上幾倍的陶壺群聚在一處石臺上方。

 

居家必備的煮水茶壺,在這裡足足放大百倍。

      大大小小、五顏六色、奇模怪樣的茶壺恍如繽紛的灌木矮林,在空曠的平地之中倍顯耀眼。

    

創作人--莊文亮的居所兼工坊。

      若非遠方一棟廣闊的平房傳來電視機的聲響(正撥著楊丞琳的歌曲),這裡可說完全杳無人煙,沒有電視機擴音帶來的吵雜,這塊土地大概只剩下飛鳥呢喃和款款風音,說也奇怪,此處不是稱作「巨壺村」嗎?放眼望去,左一棟,前方一棟,右邊遠處一棟廟宇,總計只有三棟舊式建築,這是哪門子的村落?與想像中幾戶群聚、幾戶獨立的樣貌差距甚遠,除了我一個遊客之外沒有其他人類也讓我感到吃驚非常,不過這樣也有個好處,拍照的時候不用擔心是否有不知情的先生小姐誤闖鏡頭,搶了目標物的風采。

 

看到了嗎?不是單純的茶壺,壺中別有洞天。

      脫掉相機外套,可以開始盡興掠取畫面,走到前端開始要拍照時,意外發現這些可以容納多人的巨壺下,還真的可以讓人進去泡茶聊天,回頭查了查資料,發現創作人莊文亮將茶壺結合涼亭概念就是要讓參觀的遊客可以進去茶壺裡頭泡茶「品茗聊天」,除此之外,他的創作還可以當做門房、工作室、噴水池等多功能用途。

大型壺固然搶眼,然而千變萬化的「小型」茶壺亦不遑多讓。

      雖然沒有特寫,但仔細看一下,是否發現照片右邊的茶壺門口有個常見的生物?是的,除了前段闡述的各項用途外,這些茶壺現在有個更實際的功能--狗屋。講明白點可見這裡並不太吸引遊客上來駐足拍照,真是可惜這些世界罕見的雄偉創作。

      本來想闖進這巨壺林裡頭東拍西拍,可是拜這兩條狗(一條在左道,照片是右道)所賜,我一跨入就狂吼猛吠,作勢要飛撲上來,雖然脖子有鏈著鏈圈,可是那鏈圈的長度足以拉長到整個通道的寬度,就算我貼著茶壺移動,應該也會遭受牠們的進攻...

      就在此時,巨壺林後方的平房聽到狗吠聲而開啟了門,一個中年精壯的男人走了出來,我想他應該就是這些茶壺的「父親」--莊文亮先生,我向他說明我的來意(來逛逛)後,他笑了笑並豪邁地對我說「盡量看,沒關係。」,並且把平房的玻璃門往兩側全數撤開,彷彿敞開心胸大門歡迎訪客的到來般,雖然他說盡量看,可是觀那兩隻不會口渴的狗兒,為安全保險起見,我也只好佇立在遠處拍照...

 

有門有窗,或許未來真有建築商前來拜託莊文亮先生設計房屋。

 

在平房後端,一條寬敞道路綿延至一座樸實廟宇。

      稍微看完巨壺林的主戰區域,想說還有些不盡興,於是我將腳步繼續往上延伸,沒有標記名稱的廟宇,沒有大廟金雕玉鐲的華麗繁飾,樸素而立的感覺像是守護篁城莊的土地公廟,廟宇金爐雖立著粗大的香,東張西望卻不見任何廟宇人員在裡頭,禮貌性地手掌合十拜三下後,便打算就此回頭離去,不過--

 

鼠、牛、虎、兔、龍、蛇

馬、小牛...呃,更正是羊、猴、雞...

      這些明確知悉是以華夏文化流傳的十二生肖為主題創作的石壺分在廟宇兩側,想不到莊文亮先生的茶壺創作在廟宇也能看到,或許看倌會問餘下的狗、豬到哪去了?其實在廟宇的後側,我有拍下來,不過沒上傳至相簿裡頭...今年也不是牠們的年頭,就將就一下吧。

 

 

兔年來個兔寫。

奇形怪狀。

      除十二生肖,廟宇的牆邊也擺放著幾尊認不出樣板為何的奇怪茶壺,反正主要作為裝飾展示的成分居多,我想就把它們當做單純的藝術品來看待就好,至於究竟是參考什麼做的...就端請各位看倌自行發揮想像力吧,我是覺得最左邊那個看起來像月餅...

連洪武大帝發行的銅錢也有。

 

隱居之壺。

  

萬物朝聖?

      或許是我對「巨壺村」這個名詞有些誤解,以為巨壺村是一個專門創作巨大茶壺的村落,然而在這個村莊裡頭,只有兩戶建築物(其中一戶已經變成公共廁所),以及一間無名的廟宇,說是村落,不如說是私人莊園更為貼切,事實上,當雙腳跨上臺階頂端時就能感知,砌起的城牆和「篁城莊」的老舊石碑,雖然查不到任何有關的文獻資料,但我想篁城莊或許是已經紮根在此地不下百年歷史的私人宅邸,隨著世代變遷,到莊文亮這一代時對雕刻創作有著豐富的熱情,創作出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茶壺,並分享給世人他創作的成果與喜悅。

      所謂巨壺村,並非從事巨壺創作之村,而是巨壺之林,巨壺成村。

      哪天看倌到溪頭或杉林溪遊玩經過此地時,不妨稍作停留,上來篁城莊巨壺村拍拍幾張相片,發揮各位的巧思拍出各種富創意或搞笑的照片罷。--by 壯

 

      訪鄉野學歷史:巨壺村別有洞天

                           巨型茶壺高六米  台灣有個巨壺村

, ,

壯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