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滑照片有點糊...將就一下)

夢想是一棵樹,種它,護它,抱它!--王林

香腸一條三十元,作夢一場多少元?--阿牛

人生有許多的人,沒辦法在旅遊中遇到。

人生有許多的事,沒辦法在一天內完成。

人生有許多的夢,沒辦法在一晚全做完...

在未來,在台灣的任何旅遊角落,多年後我們舊地重遊時,

仍能看到、摸到、回憶到,現在,當下。--王林

 


 

      (接續上篇)

      或走或停巡過松林町幾圈後,踏著岔出卻未印上腳印的小路繼續深入,如玉米濃湯濃郁的和式風格逐漸彌離,撲鼻而來是森林渾然天成的芬多精以及負離子,投到扶疏森林的懷抱,徜徉恣肆在自然山野之中,放眼望去,仙境便在眼前。

 

特色從小地方開始。

 

是否勾起兒時大夥群聚玩「火車過山洞」時歡樂逗趣的回憶?

      無論是透過明山森林會館接待大廳,或是用來讓汽車駛入的柏油路,皆是單一筆徑通往會館的住宿區,提及明山森林會館,那可有著一段既久遠且蘊含世代更迭點滴的歷史扉頁。

      據明山森林會館飯店網站的沿革記載,一手草創這會館的創辦人無他,正是松林町的紀念者,亦是這片森林的恩人--林贍(松林勝一)先生。民國六十年初,溪頭不過只是登山縱走阿里山的一個中繼站,隨著登山客與日益增,其辛勞皆看在林贍眼底,於是林贍便在溪頭地區興建第一棟名為「登山房」的建築提供遊客過夜。爾後經歷世代變遷,資訊發達帶動其他產業進步,會館最起初服務登山客的初衷也漸漸轉為支援產業及觀光旅遊,如今休閒意識抬頭,人們對生活品質的講究,促進明山森林會館不斷改變、進步,與時代潮流相互銜接,在附近諸多民宿強力競爭的角逐中,猶能保持著「溪頭住宿一番」的榮耀。

      有關會館詳細沿革,可進入連結觀看:溪頭明山森林會館

 

層層陣列的杉樹林海,幢幢木屋錯落在其中。

      步行不到幾分鐘,便能看見獨棟的小木屋自成一座小小村落,和高中畢業旅行下榻的小木屋截然不同,這裡多了更多的「林味」。

 

 

兔年行大運。

 

究竟是安徒生童話?還是格林童話?老實說我也不知道。

 

幾次步伐輪迴,便能發掘一處新奇。

 

空氣的維他命:負離子。

      來這裡讓眼睛大飽眼福之餘,也可以讓鼻子吸吮森林無形的密寶--負離子,負離子有何功用?上面照片中的解說佈告寫得相當清楚,主要就是調解人體內分泌和新陳代謝,並淨化空氣,抑制病毒繁衍...等等功效,難怪我一進入森林,都沒在酷酷嗽了吶!所謂有一好就有兩好(欸?),不讓負離子專美於前,還有一個傢伙在無形中與負離子相互較勁,那個傢伙就是芬多精啦,芬多精我們在賣場買芳香劑、除蟲劑常常看到,芬多精的好處之一便是具有驅蟲達香的作用。

 

  

天狗的創作人--阿牛。

 

      相片上的天狗指的就是松林町商圈上端,賣菜店鋪頂頭的天狗裝飾,為什麼選用天狗作為裝飾?創作人阿牛表示:因為當時我想賣烤香腸。

      就像他在看板上面留言所說:有的時候夢想是很瞎的,就像是我們為了賣一條二十元的香腸而花了好幾萬打造一個超大的天狗雕像...

      本身從事設計的他,利用大型保麗龍雕刻,填上發泡劑,染上天狗色彩並興師動眾組裝於屋上,目的或許如他最常掛在嘴邊的字:「瞎」,可是多少人真能如看板另外幾幾大字所言,「香腸一條30元,作夢一場多少元」?作夢很簡單,也不需要花錢,可是真正付諸實踐,貫徹自己夢想之後,其價格是充滿銅臭味的硬幣紙鈔所能估價的麼?

      想更深入阿牛創作的種種嗎?左方連結可進入天狗創作人的部落格:達文西室內設計

 

清溪館,樓下定價10200(二人房)/樓上4600(二人) 6200(四人)

 

有巢館1、2,定價6400(三人)

      明山森林會館的房間相當多,有聽濤館、清溪館、穿雲小屋、飄嵐雅舍、擁月樓、忘塵居、滴露閣、達觀山堂、攏翠齋、集英客棧、探溪小築、暢懷廬、迎風亭、鴻賓館、有巢館、溪頭賓館、曉風館、養瞻館、蜜月樓、行雲館、鳳凰樓、翠園館。仔細一看,除了「館」和「樓」有重複使用外,其餘的木屋名稱完全沒有重複,看得出命名時別出心裁的苦心。

      但是,想住在如此雅緻幽靜的高級木屋裡頭,得花上不少的銀票才有機會享受,雖然飯店的定價通常只是用來托襯優惠價的「拉抬價」,可是就算打上三折、四折,價格仍舊非一般學生所能輕易負擔的起。

 

 

這裡的木屋各自有著獨一無二的名稱,建築格局也各不相同,唯一的相通點,那就是皆處於、用於、存在於相同的林蔭庇護下。

 

  

 

      兩座有巢館,一左一右對稱齊居,宛如一對恩愛並坐的夫妻,仔細看屋子底下,不僅僅是有巢館,幾乎園內的特色建築底下皆是中空,房間得攀爬石梯才能進入,雖然沒專程考證,可是我想這設計應該有點類似汽車商務旅館,讓汽車可以直接開進會館住宿區停放。

 

艾莉絲夢遊仙境的故事情節。

      在有巢館和溪頭賓館之間,有著一處近似作品展覽的區塊,充當造景,豐富了單純木屋與杉林可能的枯燥單調感,在這奇幻森林裡我看見許多大大小小的創作,有些人物明明依稀有其印象和聯想,卻喊不出造景所描述的情境,足見自身已脫離充滿天真幻想的時代久許。

 

有臉的太陽,是否是腦海浮現的「北風與太陽」一隅呢?

 

彷彿畢卡索色塊揮灑風格的印象派變色龍。

 

建築背後,得先建築夢想與理想。

      說真的,到每個地方如果都要逐一了解每處特色的歷史,對於玩樂來說可能會顯得有些疲倦,試問有多少人出遊會喜歡坐在導覽室看著乾巴巴的影片,聽導覽員快語如珠的談吐?然而,因為理解,所以才能在玩樂之中,更加體會到腳下所踩的土地,究竟經過什麼樣的變革,才有今日我們能輕易享受心中快樂的盛況?

      以明山森林會館為例,成立良久的森林會館也是經歷過許多批評與建議的聲浪,內外上下不斷溝通而改建、修復、加強、拆建成今日面貌,早先因為器材設備落後的問題,明山會館總經理要求建築設計師王林重新整理、翻修整個園區,去過日本的王林認為「台灣人的生活一直在進步,對於旅遊住宿的品質一直要求,但是對於保留歷史價值,似乎少了日本人的堅持」,在日本的鄉下,沒有商業旅店的制式,自由自在無拘束的感覺彷彿訴說每個城鄉皆等著有心人探訪,王林又說,旅遊是一種「放」的過程,但台灣卻似乎到處都在「加」,台灣的生活已經過得很「重」,旅館設施卻又好到連旅客也分不清「是在好什麼」。

      王林問了總經理一個問題:「你住過最值得難忘的旅店是哪家?」,如果總經理能在五秒內回答出來,王林便二話不說,馬上拆掉舊木屋全數重建。

      換做是你,你能在五秒內回答王林的問題嗎?我一路上想了想,卻不得其解,如果問我住過最「爛」的旅店是哪家,我就可以馬上回答出來(笑)。

      與其給予遊客新的東西,不如讓他們曾經參與--在王林的理念堅持下,園區得以保留,至今若多若少有些改變的部分,然而大體下來幾乎維持原本的風貌。

      整個過程的糾結宛如王林最後所述:

      人生有許多的人,沒辦法在旅遊中遇到。

      人生有許多的事,沒辦法在一天內完成。

      人生有許多的夢,沒辦法在一晚全做完...

      在未來,在台灣的任何旅遊角落,多年後我們舊地重遊時,

      仍能看到、摸到、回憶到,現在,當下。

 

鹿谷另一處和風烈烈的存在。

      離開松林町,回程路上本來打算去內湖國小一窺究竟,畢竟內湖國小那不知羨煞多少國人的仿日風格設計的國民小學,是多麼令人嚮往前去拍照、體驗,只可惜平日孩童上課不便開放,只限定放學以及例假日開放民眾參觀的內湖國小,在初五開工當天竟也不克開放(因為學校有活動),讓當初九月與二中一干人前往忘憂森林錯失機會的我,此行又再次錯過入校參觀的機會,只得留待下次品茗杉林溪或溪頭自然教育園區時再入內聞香罷。

      溪頭松林町一日遊的遊記心得在此告一段落,謝謝各位看倌欣賞。--by 壯壯

, , , ,

壯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